安卓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清平乐

时间:2017-04-08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短文学网
作者:王家玉

下公交车再走三里路就到家了,我没有给父亲打电话,想独自走回去,就像放学后不回家在外面疯够了悄悄溜回去一样,或者像割满了草篮拎着沉甸甸的收获一样,回来了。走在熟悉的道路上,满是亲切,满是喜悦。路边儿的野花随风摇曳,树上的小鸟欢呼雀跃,新鲜的空气携着青苗的气息扑面而来,肺腑之内的污浊随自由吐纳被涤荡被清理,顿时感觉神清气爽,心旷神愉。不远处的村落如一副水墨画,宁静质朴,庄严肃穆。

绿油油的麦子正抽穗,田间零零星星有几个人在劳作,好像是喷洒农药。喷出去的水雾足有二三十米远,来来回回走几趟一大块地就喷完了,效率挺高的。现在农业生产机械化,翻地,播种,浇灌,除草,收割,秸秆还田等全程都用机器,节省了大量的劳动力。地里有杂草也不用人去拔,只需喷点儿除草剂。农药居然能识别莠草与禾苗,这让人不得不惊叹科学的奇妙。农家人不愿赋闲在家就外出务工,工作随意安闲,生活却是富足殷实,因为容易知足所以日子过的怡然自得,着实令人羡慕。

我的父亲教了一辈子中学语文,顶着全国优秀教师的光环却一心想种地,等他退休后已无地可种,只好在自家院子种点儿瓜果蔬菜。他不愿跟随儿女住城市,说城里生活节奏太快,成天跟什么赶着似的,哪儿有乡下的随意从容。他只是每年来噌几天暖气,一开春就坐不住了,火急火燎要回去。布谷鸟叫了,时令到了,他若不回春风到处打转都吹不回来,他要去迎接她们,迎接新芽吐翠,草长莺飞,那么好的新气象不好好享受一番实在太吃亏,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”,被鸟叫醒怎么会跟闹钟一样呢?

想想确实也有道理,又怕老爹一个人在家独叹伶仃,只好忙里偷闲去探望。

院门敞开着,父亲正躺在摇椅上打盹,旁边茶几上摆着老花镜、《老人春秋》、收音机、打火机、香烟等等,地上散乱放着剪刀、麻绳、破布条,细竹竿、长树枝削的木棍什么的,看样子正要给畦间的西红柿和黄瓜搭架子。这日子舒服啊,想干就干,想歇则歇,太阳暖洋洋地晒着,尽管呼噜,不用担心着凉,也不必害怕睡过了头。

他属于这里,他是这里的定海神针这里的王,没有他,这里也会跟其他宅子一样成为废弃的荒原;没有他,这里的花草鸟虫都群龙无首,惶惶不可终日;没有他,那些丝瓜豆角蛇瓜就爬不到高处再把果实垂下来炫耀;没有他,那些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就了无去处,这里因为他而丰富多彩热闹非凡。每个物种的位置都是他说了算,家里不养家禽牲畜,开开屋门就是蔬菜和果树。陶潜先生的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”大概指的就是这种情景吧。身披绿野清风,惯看日出月落,高兴时跟收音机唱上几句,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呐,凭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……”

如果真的可以穿越,我希望自己就是那个溪头卧剥莲蓬的无赖,那怕有剥不完的莲蓬。曾经我这满腹经纶的父亲对我寄予了太多厚望,经常背诗讲词给我听,希望把我熏陶成“腹有诗文气自华”的博学之士,至今尤记他声情并茂的吟诵,“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。醉里吴音相媚好,白发谁家翁媪?……”可惜母亲没有等到白发满头就因病去世,没有人同他共同演绎这对儿模范夫妻,我也不成器

,别说博学,跟优良都不搭界,结果是他自己身陷诗情画意不想出来了。他种的那些菜并不拿去卖,而是适时送给来看望他的人。邻居们也不含糊,投其所好,没事就去陪他天南地北的神侃,做饭时顺便就拿走了要用的菜。父亲讲了一辈子书正巴不得有人听他谈古论今,落一个开心痛快。我也拿,不拿他会不高兴。他的菜好得无人可比,害虫都是手工捉除的,不施化肥,不打农药,还听书听戏听音乐。

感觉走路很轻,父亲还是觉察到了,“你咋有空回来?也不吭一声,蹑手蹑脚贼溜溜的,咋就没个人形呢?”

果然,一见我还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“不是怕搅了你的好梦嘛,我在你眼里从来都没好过。”

父亲一愣,岂能轻易认错?“我说的不对吗?四十多岁的人了,拎着东西走恁远的路还穿着高跟鞋,鬼咋个啥?就不知道爱惜自己。”他起身去屋提出我的一双旧布鞋扔在我脚下,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那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。人也不能太较真儿,有得必有失,你哥有出息有成色,成天忙得我连个影子都看不到。”

“就是。有道理。这鞋还给我留着,穿上也挺好的。”

“东西都是伺候人的,穿着舒服就是好的。绷着腿拿着架子穿恨天高,那是伺候鞋的。”

你瞧,王老师的头发都要白完了,教书育人的节奏却是一点儿没变。

“ 你们忙,忙工作,忙生活,有应酬有交际,要舒适还要注意形象,怎么会顾及周全呢?”

“ 就因你总想得周全,才养得我这么懒。”

“这也怪我?别老在他人身上找原因。鞋换好了,正好跟我搭手扎架子。”

……

两三根竹竿或木棍插进秧苗附近的土里,上端用绳子系住,再架一横棍供藤蔓攀爬缠绕。足够长

的蔓用破布条固定在架子的腿儿上。架子搭好,又拔净了杂草,浇足了水。活儿干完,已是“日高人渴漫思茶”,正要歪躺椅上休息一会儿,我的老爹精神劲儿正旺,“三丫,这么好的天气,风和日丽,填首词吧。先前茅檐低小,锄豆编鸡笼,现在就剩下种菜了,这种差别是显而易见的。”

“ 这绝对是个好主意。”问题是《清平乐》的曲调早去爪哇国了,什么平平仄仄,或许根本就没弄懂,也没有记住,只晓得吴地一对儿老夫妻落入了辛弃疾老师的法眼,经他那么妙笔一挥,他们就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了。到底是谁家翁媪活得这么滋润,让人羡慕了一千多年不说,还让我这年已七旬的老爹没地也要开发一点儿土地找感觉。

“ 应该读清平le吧,备不住是哪个自以为是的文人给纂改了。古代没有拼音,死人又不能说话。后人也吃不准只能将错就错,现代人倒是想推翻既没有权威又缺乏佐证。”

父亲认真起来,“不会吧,你见过对此有争议的相关文章?”

“ 没有。”心虚,只能如实回答,“为啥一背这首诗我就舒服得想睡了呢,你看,我已乐在其中了。”接着,假寐状。太阳暖洋洋地晒着,春风像一双温柔多情的小手把周身摸遍,任谁他不想睡就得醉啊!

“ 词,这首词,治学要严谨。”习惯成自然,他又开始讲课了,“《清平乐》,《永遇乐》同为词牌名,字同音不同,想把清平乐读成le的,怕是对诗词走马观花不求甚解。《清平乐》,又名《清平乐令》,《醉东风》,《忆萝月》创于唐朝,教坊曲名,盛行于宋朝……”

炉子上的水开了,父亲站起来去冲茶。

“ 睡了?又耍赖。学习不中,(说话时)打个岔拧个理涮个嘴她可在行。”骂声中满是宠溺。

咕嘟嘟,一串音符悠扬而起,感觉自己正如一片卷缩已久的茶叶,在这个温馨适宜的空间里,打着旋儿幸福地舒展开来……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
深度阅读
散文随笔  优美散文  抒情散文  爱情散文  经典散文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